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07
    自在,想要躲开,却被少年伸出手抱得更紧。

    少年精壮的身体紧紧地贴上了顾盼的背,隔着两层衣服顾盼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顾成珏的心跳声。

    “现在不疼了。”顾成珏说着又在顾盼耳廓的软骨上亲了一下,“刚才很疼。”

    顾盼一听又有些心疼,“那你先去床上躺着吧,是不是该换药了?”说着挣了挣想要从顾成珏的怀里逃出。

    虽说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一直存在,可顾成珏的力气早就超过顾盼很多了,这边顾盼好不容易挣脱开一丁点,立刻又被顾成珏给搂了回去。

    “别动别动,腿疼呢。”顾成珏第一次知道受了伤是件这么好的事情,好在顾盼现在背对着他看不见那张笑脸,不然准得给气得给他胖揍一顿。

    好不容易跟个连体人似的洗完了碗,顾盼本来以为能自己待会儿了,结果这一被粘就粘到了晚上。

    “成珏你回自己房间去睡好不好?”顾盼拉着自己的小毯子躺着,以前也没觉得和顾成珏睡一张床有什么问题,现在回想一下她只觉得自己之前太天真。

    昨天那样的事情发生一次就够了,顾盼可不想再当第二次禽兽。

    况且弟弟今天这副表现顾盼也是看在眼里的,以前弟弟虽然也喜欢粘着自己,可没粘到这种地步过,这已经是字面意义上的粘了……

    怎么想这一切都是昨天的错!

    “为什么?”顾成珏歪着头看着顾盼,在台灯的暖光下看着格外可亲。

    “我睡相不好会踢着你!”顾盼开始绞尽脑汁搜刮理由了。

    “不会呀,你每次都睡得很乖啊。”

    哦对这家伙跟自己睡过的……

    “我被子太小俩人不够盖的!”

    “那抱紧一点就好了。”

    这也可以啊……

    “我……我睡得晚会影响到你。”

    “那我们现在可以做点别的啊!”

    说着,顾成珏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抬手就准备解睡衣衣扣。

    顾盼立刻拿毯子蒙住头,“不了不了我睡了晚安!”慌得不行。

    就连顾成珏笑得弯了腰都没注意到。

    ============================================================

    顾成珏:真香!【有知道这个梗的小天使吗哈哈哈哈

    说起来珍珠又60%了【暗示

    然后恳请各位送珠的大佬们,能够选择一条默认留言~

    让我在留言榜上多苟一会儿,送珠的人多了二更也快了!大家都开心嘛!

    我每一条留言(包括默认留言)都会回复~选择了留言的小天使可以得到本辣鸡的一颗小心心(并没有人想要

    100、晨勃不能浪费

    6348187384633

    ouse

    100、晨勃不能浪费100、晨勃不能浪费

    顾盼醒的很早。

    早到外面的天才刚泛起鱼肚白,整个房间都还处于一种冷色调的昏暗之中。

    她也不知道具体现在是几点,但是初步判断应该还在凌晨。

    为什么顾盼会这么早醒

    因为被顾成珏勃起的性器顶得太难受了。

    顾盼是知道男人是会有‘晨勃’这个状况在的,可她不知道这个晨勃到底是什么原理,只知道这应该不是顾成珏的本意。

    没错,弟弟还是单纯的,还是懵懂无知的,前天的事情是意外,绝对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没错!

    进行了一番心理暗示,顾盼终于重新鼓起勇气面对惨淡的现状,她想着既然已经醒了不如早点起床,去好吃的早点铺子吃点美味的早餐,然后把这些不愉快的事情都忘掉。

    可是她刚坐起身,下了床,在衣柜里寻找着合适今天天气的衣服,结果好不容易选定了一套,准备脱睡衣的时候,犹豫了。

    顾盼下意识地往床上看了一眼,想看看弟弟是不是还在熟睡,心里打算着干脆去隔壁房间换,结果就看见一张空荡荡的床铺。

    人呢!

    结果下一秒顾盼就从后被人抱住了。

    少年上半身完全不着寸缕,体温迅速透过顾盼那一层单薄的棉质睡裙,更要命的是胯间的某个玩意儿完全没有要软下去的意思,跟铁打的似的往自己的腰上怼。

    “去哪儿?”顾成珏是真的刚睡醒,声音里还带着倦意的沙哑。

    顾盼一边在脑子里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这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有这根本不能证明我单纯可爱无辜的弟弟又产生了任何邪念!’,一边强装镇定:“嗯……想出去买点早餐。”

    “这么早?”少年说着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顾盼也看了一眼,5:27……嗯……好像确实是早了点。

    “想吃那个铺子的早餐了?”顾成珏一看顾盼这副积极样就知道她又馋哪家的东西了,“待会儿我们一起去,我记得那家是六点半开门。”

    对嘛!这才是我弟弟会说的话!

    顾盼昨天连续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她险些因为顾成珏说的这么两句话就扑进顾成珏的怀里痛哭流涕,然后再去楼下买几个烟花在这还没有天亮的清晨放了庆祝。

    庆!祝!弟弟终于正常了!

    “还有一个小时。”顾成珏垂下头在顾盼的颈间嗅了一口,“我们来做点别的吧。”

    “好啊好啊!”顾盼忙不迭答应,然后就准备去一旁的抽屉里找已经被冷落了许久的PAD,“我前阵子买了一部电影我们来一起看吧!”

    然后被顾成珏的手臂揽着,上半身一动也没能动,只有脚无力地原地踏了两步。

    “?”顾盼正想问顾成珏怎么回事,然后她就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比如,她的内裤好像已经被拉到了大腿的位置。

    再比如,有一根硬邦邦的柱状物已经顶在她的股缝间了。

    吓得顾盼立刻挣脱开顾成珏的怀抱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

    “成珏……”顾盼这回是真想哭了,她没有想到那天晚上只是不小心多看了顾成珏几秒钟,就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房间里还没开灯,好在窗外的光好像比刚才亮了两个色号,让顾盼隐隐约约地看见顾成珏在对自己笑。

    那是那种顾盼看过无数次的,温驯的笑容。

    只不过那双琥珀色的眼瞳之中被笼罩进了房间的暗色调,就像是凝沉着一层暗影一般,让人分不清那到底是视觉受阻看不清楚,还是晦暗涌动的欲望。

    这样的眼神确实看得顾盼心惊肉跳,可余光却不自觉地瞥向少年胯间的隆起。

    松垮的睡裤里装着少年勃起的阴茎,顾盼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