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02
    给老许点赞。

    20:02  晚餐时间结束,准备带着傻兔子回到房间里。

    高远还特地嘱咐今天不能弄到太晚。

    装什么好人,无视。

    20:33  鸳鸯浴过程中擦枪走火一次。

    21:21  上床,正餐开始。

    傻兔子在身下溃不成军,哭得厉害。

    就喜欢她在床上哭。

    22:20  傻兔子丢了七八次,又哭累了。

    放她睡一会。

    小雨伞2颗阵亡。

    2:34  傻兔子起床上厕所。

    把傻兔子抓住。

    继续战斗。

    3:46  傻兔子彻底昏睡过去了。

    餮足,安心的闭上眼。

    入睡。

    95、高远对问题的解决之道

    6348187380850

    ouse

    95、高远对问题的解决之道

    顾盼并没有意识到顾成珏已经陷入了沉默就被班导叫出了病房,说是被撞晕过去的戴立终于醒了过来。

    戴家夫妇早就冲进了病房,班导是个中年男人,见了面之后说话语气倒是比在电话里缓和许多,“学生打架这件事其实可大可小,主要看家长之间是怎么个解决意愿……你刚也看见了……这个可能不太好弄。”

    “嗯……”顾盼刚看见戴立母亲那个刻薄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解决起来应该比较棘手,“他们刚才有说希望怎么解决吗?”

    不管是谁挑衅在先,毕竟是顾成珏先动的手。

    “这个……”班导的脸上出现了有些为难的神色,却还是朝顾盼笑了笑,“待会道歉态度好一些,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

    “余地什么余地!”尖锐的女人声音将顾盼的目光立刻吸引了过去,“我们才不稀罕什么狗屁道歉!”

    只见中年女人从病房中走出来,高跟鞋的鞋跟在医院的瓷砖地面用力踩踏迸发出令人厌烦的声响,“故意伤人,把我儿子弄成这幅样子,我一定要让他这种社会渣滓退学!”

    纵使顾盼知道这件事于理讲,可能是顾成珏的责任比戴立多出那么一丁点,可这也并不代表自己的弟弟可以由这么一个粗鲁无礼的中年女人这样骂。

    更何况,这个人竟然还口口声声说要让顾成珏退学!?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首先,第二架可是戴立先动手把我弟弟推下楼梯的,楼梯间可有监控,不是凭你一张嘴叨叨叨就把一切都决定了好吗!”顾盼把袖子往上一撸,怒气冲头说话态度自然也是没多好,“其次,你说我弟弟故意伤人,我还说你儿子还寻衅滋事呢!”

    高远本来还怕顾盼吃亏准备帮一把,结果一看立刻换了个画风的顾盼,觉得自己可能是插不上嘴了。

    “你!”中年女人被顾盼怼得一哽,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高远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们太无礼了…”男人的笑声终于成功让中年女人脸上的表情扭曲了起来,她恶狠狠地看向不远处的高远,却在与高远对视的一瞬间顿时没了下文。

    因为上了年纪而略显浑浊的眼瞳在惧意的作用下微微震颤,然后迅速别开了眼。

    “反正这件事我会追究到底。”中年女人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甩下一句话便转过身往病房走,“今天我很忙,过两天再来探讨你们对我儿子的赔偿问题。”

    此时,高远的脑子里已经拟出了三个方案,要怎么样让这个女人明天之前就在这个世界上悄无声息的消失。

    他走过去拍了拍顾盼的后脑勺,语气缓和,“别担心,你先带他回家,其他的交给我。”

    顾盼抬头看向高远,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远此时低着头背对着医院灯光的关系,那张本来就经常凶相毕露的脸上聚着厚重的暗影,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却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高先……高远你想怎么解决?”顾盼总有一种高先生好像要去杀人的感觉。

    “你希望我怎么解决?”

    顾盼没想到自己会被反问,站在原地想了一会,脑袋里的想法瞬息万变,到最后脱口而出的还是一句弱气十足的“文明的解决吧……”。

    其实顾盼知道自己是有点以貌取人了,不过她总觉得如果真的由高远来解决这件事,可能会涉及到一些暴力血腥的情节……

    听见顾盼的答案,高远又一度笑了出来。

    倒不是觉得顾盼的答案可笑,只是因为眼前的少女竟然在自己还未曾显山露水的前提下就好像对自己的行动有所预知而感到有趣。

    顾盼看着突然发笑的高远,觉得自己可能是说了蠢话。

    毕竟现在可是文明社会了!哪还会有什么不文明的解决方式!自己因为高远的外表就这样断言,确实是愚蠢!

    于是在当天晚上,高远和何之洲接上了头。

    何之洲靠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高远,“高先生你上次把那边的人引来,他们为了搞你,把我的酒吧都炸了,你的活儿我可是接不了了。”

    最近他为了这件事忙得焦头烂额,经常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又是一个不眠不休的夜晚,就算想某个傻兔子了也没时间去见一面,只能偶尔抽空打个电话。

    提起这件事何之洲就来气,尤其是最后一点,更让他一看见高远就心烦。

    “那天我去酒吧可是为了跟你的人见面,依我看何老板是不是也应该肃清一下不规矩的手下。”高远说着毫不客气地在何之洲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不过放心吧,今天我来不是为了那件事。”

    “关于你的事我都……”

    “不是关于我的事。”高远淡淡地打断了何之洲的话,“帮我调查个人。”

    何之洲瞥了高远一眼。

    办公室里仅剩桌上一盏台灯,光线很暗,男人健壮的身体完全陷入柔软的沙发之中,在几乎没有光亮的地方,乍一眼望去只剩下一个比黑暗更浓重的轮廓。

    “你打算金盆洗手了?”

    言下之意是这点小事还要经我一道手。

    “哦,那倒不是。”高远听何之洲这么说,露出了一个无声的笑容,“只是有人希望我用文明的方式解决问题。”

    “那你还不如金盆洗手。”何之洲嘴角依然保持着最完美的弧度。

    像高远这样的人竟然有人能在他面前说出‘我希望你用文明的方式解决问题’这种话,并且他没有直接把那人崩了,还真的听那个人的话去做。

    何之洲只觉得想笑。

    “废话不多说了。”高远从沙发上站起,“你尽快就行。”

    高远相信何之洲的能力。

    “高老大,像我这样的良心商人可不多了。”何之洲说着也直起身,从抽屉里